郵件系統  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高教視野

高職招生:水漲船難高

字體:[ ]    作者:    人氣:10    發布日期:2018-06-27

一年一度的高考落下帷幕,高職招生擂響了戰鼓。

  據了解,全國高考報名人數經歷4年穩定后,在今年迎來拐點,漲至975萬人,較2017年增加35萬人,是近8年來高考人數最多的一年。

  俗話說水漲船高,今年高職招生是否也會隨著生源的漲勢迎來春天呢?

生源回升 高職招生仍不容樂觀

  近日,中國教育在線在近年來教育部等機構公布的高招數據的基礎上進行調研分析,發布了《2018年度高招調查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顯示,雖然今年高考報名人數大漲,但從長遠看,高考生源基礎并沒有根本性變化。

  2014年與2015年普通高中招生均保持在797萬人水平上,2016年普通高中招生803萬人,變化不大。有專家分析,目前高考報名人數的增長,應該主要是隨著國家對職業教育的重視,各地不斷打通中等職業教育升學渠道有關。

  然而,這并不意味著高職招生會更為輕松,招生難問題依然突出。報告顯示,部分省份整體招生計劃未能完成的現象依然存在。此外,部分省份雖整體上完成招生計劃,但批次計劃存在未完成的情況,主要集中在專科層面。

  根據河北省教育考試院公布的數據,2018年河北高考報名人數48.64萬人,同比增長5.02萬人,連續第三年回升。2017年河北高考本、專科實際錄取考生40.12萬人,實際錄取人數首次突破40萬大關,連續3年實現高考報名人數和實際錄取人數雙增長。但另一方面,河北省的高招計劃卻連續5年未能完成,2017年全國共有1674所普通高校在河北省招生,共投放本、專科計劃40.87萬人,實際錄取考生40.12萬人,總體未完成額為7500人。

  內蒙古高職院校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報告顯示,2017年,內蒙古未完成高職(專科)招生計劃的高校為355所,其中區內高校錄取不足140人的院校有4所。高職(專科)第二、三次填報志愿時,僅分別有1839人和285人參加網報志愿。

水漲,為何船不高

  為何生源上漲,高職招生難的狀況并不會因此得以轉變?

  在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副書記王壽斌看來,高職生源增長與高職招生困難是兩個概念。“客觀上,隨著高考生源低峰的遠去,參加高考的絕對人數是增加了,但本科的招生計劃大都穩中有升,而增加的這部分本科計劃與增長的生源基本持平,所以并未對高職產生有利影響”。

  “同時,近幾年國家新批準設立的高職院校日益增多,中職對接本科、五年制高職的計劃也在日益增加,所以事實上高職院校的招生不是容易了,而是更加困難了。”王壽斌認為,從根源上講,造成高職招生難的最終原因是招生計劃“供大于求”。

  關于招生計劃,蕪湖職業技術學院招生就業處副處長王偉介紹,省教育廳根據招生計劃分配模型計算招生規模,由于招生計劃是學校發展根本,呈“剛性”特征形成學校的招生規模上限,即使生源數量出現波動,招生計劃的剛性上限也很難調整,就會出現招生難的現象。

  此外,王壽斌指出,高職院校招生難也是相對的、結構性的。同一所學校不同專業的招生難易程度不同,校際之間不同,不同的地區之間也不同,不同行業的院校之間也不一樣。“招生火爆的學校大都各有特色、聲譽好、口碑佳,而招生困難的學校大都是‘綜合’類院校,專業設置無特色,辦學質量持續低下,由此陷入惡性循環,這跟人們對學校、專業、教育的認識等因素有關,短時間內很難改變。”王壽斌說。

  浙江工業大學職業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副教授劉曉認為,高招招生本身是認可度的問題,人們會考慮高職院校的專業設置是否有特色,培養出的人才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等。“另外,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人們生活水平提高,家長更傾向于讓孩子升學,考入本科院校,但大部分高職升本科的渠道在現實中還不夠順暢,不能滿足學生的多樣化需求”。

  教育主管部門對高職招生的統一宣傳乏力,客觀上造成每一所高職院校都要自主組織招生宣傳,有的甚至需要到高中(中職)學校去“走村串戶”地推介,這不僅占用了老師們寶貴的教育教學工作時間,而且由于競爭激烈,許多學校的宣傳內容不實,有招生欺騙之嫌,部分學校為了招攬生源甚至向生源學校老師行賄,更是違法行為。

高職招生路在何方

  高職院校如何打破招生難的困境,這是高職教育界討論的熱點。

  在王偉看來,高職院校招生難主要與院校人才培養、學生就業、招生渠道3方面緊密相關,而非簡單的生源問題。

  在人才培養與就業方面,劉曉認為,高職院校首先要堅持自己的辦學特色,打出自己的“品牌”,提升辦學質量。他舉例,杭州技師學院的汽車噴漆專業曾培養出兩個世界技能大賽冠軍,這一專業也隨之成為該校的“火爆”專業,學生爭著進來,企業奔著來要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高職院校的人才培養要緊緊圍繞區域經濟發展,切實做好產教融合,這是高職院校的培養特色。脫離區域經濟發展,學生的就業出路等也將受阻。”劉曉說。

  此外,劉曉認為高職院校要及時應對產業轉型升級等一系列外部環境的變化,進行多樣化的辦學模式改革探索,滿足多樣化的需求,“高職院校目前有多種招生渠道,比如對口單招、單獨招生、統招等,各個渠道進來的學生特點不同,水平也參差不齊,學校應進行分類、分層培養,來滿足多樣化的需求。”

  關于招生渠道,王偉認為,應以高中生的生涯規劃為抓手,建設由中學、高校、社會組織共同參與的服務平臺。通過生涯規劃教育的引導,讓學生對將來的職業發展有個基本認知。同時,構建高職院校的多種展示平臺,打通學生了解職業院校和咨詢未來職業的通道。

  王偉補充,應在社會上樹立職業技能人才的榜樣,通過對技能人才培養的案例宣傳,讓人們意識到人才成才的路徑多樣化,“追求美好生活不分學歷高低,不分生源等級,只要堅持與努力,都能通過各種層次的教育追求幸福生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孫慶玲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6月11日 10 版)



相關評論
相關信息
站內查詢
5分11选5 嵩明县 | 淳安县 | 疏附县 | 金坛市 | 通江县 | 敖汉旗 | 孝昌县 | 综艺 | 平远县 | 巴楚县 | 敦煌市 | 比如县 | 彝良县 | 策勒县 | 龙川县 | 保定市 | 石棉县 | 星座 | 汉中市 | 沙坪坝区 | 陕西省 | 东明县 | 互助 | 沙坪坝区 | 聊城市 | 宜城市 | 贵定县 | 南川市 | 会昌县 | 通河县 | 伊春市 | 平阳县 | 若尔盖县 | 武乡县 | 禄劝 | 麦盖提县 | 武宁县 | 大港区 | 房山区 | 胶南市 | 两当县 | 洛扎县 | 阳西县 | 汕头市 | 日喀则市 | 和龙市 | 新余市 | 山阳县 | 拜城县 | 咸丰县 | 鲁山县 | 平山县 | 沙雅县 | 芜湖县 | 贡嘎县 | 乌恰县 | 彭阳县 | 运城市 | 茂名市 | 台中市 | 墨脱县 | 鲁甸县 | 竹溪县 | 招远市 | 清苑县 | 察隅县 | 苍梧县 | 金沙县 | 涟源市 | 长武县 | 承德县 | 禹城市 | 昌黎县 | 凌海市 | 平塘县 | 治多县 | 西和县 | 松潘县 | 中山市 | 金门县 | 措美县 | 崇礼县 | 武陟县 | 翼城县 | 茂名市 | 冷水江市 | 沂水县 | 兴海县 | 台湾省 | 永寿县 | 普格县 | 重庆市 | 天等县 | 微山县 | 万年县 | 饶阳县 | 潼南县 | 九江市 | 日土县 | 肇州县 | 普格县 | 根河市 | 黄山市 | 海南省 | 从江县 | 离岛区 | 图木舒克市 | 玉山县 | 黎川县 | 平陆县 | 昭平县 | 上栗县 | 会泽县 | 昔阳县 | 阳山县 | 兴和县 | 龙海市 | 西华县 | 乐都县 | 新乐市 | 滦南县 | 突泉县 | 盐城市 | 永顺县 | 高唐县 | 余姚市 | 青龙 | 抚远县 | 湾仔区 | 沈丘县 | 阿尔山市 | 锡林浩特市 | 正镶白旗 | 偃师市 | 蒲城县 | 沽源县 | 大丰市 | 诸暨市 | 淳化县 | 文安县 | 黎城县 | 赤峰市 | 手游 | 长宁县 | 南召县 | 昌乐县 | 海阳市 | 天津市 | 广安市 | 四子王旗 | 卫辉市 | 大厂 | 容城县 | 永城市 | 绥德县 | 佛教 | 通州区 | 黑河市 | 通州市 | 安泽县 | 宁海县 | 丽水市 | 五大连池市 | 乌兰浩特市 | 抚远县 | 镇原县 | 丽水市 | 石泉县 | 虞城县 | 常州市 | 攀枝花市 | 改则县 | 东港市 | 浦城县 | 五常市 | 普兰店市 | 高台县 | 宁化县 | 德格县 | 遂平县 | 泰和县 | 井陉县 | 恩施市 | 漾濞 | 安溪县 | 乳源 | 扎兰屯市 | 新泰市 | 扎囊县 | 迁安市 | 三河市 | 盘锦市 | 东阿县 | 澄城县 | 克拉玛依市 | 瓦房店市 | 满洲里市 | 麦盖提县 | 东方市 | 资溪县 | 西藏 | 金乡县 | 庆元县 | 巴塘县 | 牙克石市 | 宣恩县 | 永昌县 | 如东县 | 浠水县 | 甘谷县 | 交城县 | 深泽县 | 历史 | 长阳 | 云安县 | 浦城县 | 阿城市 | 静乐县 | 吴堡县 | 鸡东县 | 永寿县 | 武平县 | 北流市 | 石景山区 | 枣阳市 | 库尔勒市 | 新民市 | 吉林市 | 龙海市 | 湖口县 | 乌拉特中旗 | 临安市 | 上思县 | 潞西市 | 玛纳斯县 | 巫溪县 | 冷水江市 | 常熟市 | 贡觉县 | 赤城县 | 广安市 | 永嘉县 | 新丰县 | 营山县 | 阿拉尔市 | 阿尔山市 | 东台市 | 沁源县 | 舟山市 | 象山县 | 乡宁县 |